关于我们

华荣深圳坪山区离婚律师团队成立于2000年,目前拥有近50人的团队,律师平均执业年限在5年以上,70%以上律师获得法律硕士学位。免费咨询:3岁孩子抚养权归谁、同居期间财产纠纷、对方欠的赌债需要我还吗、家暴离婚可以让他赔偿吗等。凭借丰富的法庭诉讼经验和娴熟的谈判技巧,调解纠纷、化解矛盾,以扎实的法律功底和精湛的办案技巧充分维护了当事人的权益,赢得了众多委托人的信任和高度评价。

律师团队

律师团队

律师团队

律师团队

律师办案

律所前台

律所荣誉

栏目导航

相关推荐

随机推荐

深圳坪山区婚姻律师解读丈夫婚内出轨有私子

时间:2022-03-19 15:48 点击: 关键词:深圳坪山区婚姻律师,婚内出轨

  当家庭纠纷发生时,在法律层面上,我们必须在家庭感情、道德、性格和公共秩序之间找到一个微妙的平衡点。深圳坪山区婚姻律师带大家看这个案例,让大家除了家庭感情,从法律的角度梳理家庭事务。

 

  婚姻出轨,有私生子

  赵某珊和石某于2008年登记结婚。2010年,石某认识了婚外异性谢某。他们于2012年开始同居。2012年至2021年3月,双方长期保持不正当关系。2017年,谢某生下一个儿子。经司法鉴定,石某是孩子的生物学父亲。

 

  婚外交往期间,石某向谢某转账244305.09元,向谢某亲友王某香、谢某兰分别转账5000元,26000元。此外,根据石某的指示,石某的大哥还向谢某转账3万元,与石某有业务往来的公司财务人员向谢某转账43240元。另查明,谢某名下有一辆小货车。

 

  不久前,赵某发现丈夫有婚外私生子后,将谢某、石某、第三人王某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判决石某与谢某之间的赠与无效,并判决谢某返还夫妻共同财产364545.09元(包括所有转账,谢某以石某名义出售车辆所得1.6万元)。此外,谢某还被要求将其名下的卡车转让给自己名下。

 

  在法庭上,谢某对赵某的诉讼金额没有异议,但他认为与石某没有赠与关系。他辩称,他与石某的经济交流属于同居期间的日常收支,收入为卡车经营投资,支付为抚养子女。至于亲友收取的金额,已经转给自己,与他们无关。案外财务人员的转账是他们工资应得的一部分,石某大哥的转账也与案件无关。最后,谢某同意将卡车转让给赵某。

 

  石某表示,不确定孩子与自己的关系,但同意赵某珊的全部诉讼请求。

                                  深圳坪山区婚姻律师解读丈夫婚内出轨有私子深圳坪山区婚姻律师解读丈夫婚内出轨有私子" src="/uploads/litimg/办公6.jpg" title="深圳坪山区婚姻律师解读丈夫婚内出轨有私子" />

 

  法院不保护婚外同居的赠与

  赵某珊是否有权主张石某与谢某之间的赠与无效,并要求谢某返还财产?涉案资金是否应返还?如何确定返还金额?法院认为,这是本案争议的焦点。

 

  法院认为,在与赵某的婚姻关系存在期间,石某与谢某发生了不正当的男女关系,而不是结婚生子。在此期间,石某将钱转给谢某支付生活费、抚养孩子等。这种情况构成了婚外同居,违反了民法公序良俗原则和社会主义婚姻道德观,应予以谴责。石某的赠与是为了维持不正当的男女关系,是因非法原因支付的。一旦支付,将被视为完成,法律将不保护这种支付行为。赵某是合法配偶,要求谢某保护返还财产的诉权。

 

  法院认为,根据《民法典》第一千零六十二条第二款夫妻对共同财产有平等处理权的规定,认定夫妻处理共同财产的权利是平等的,因日常生活需要处理共同财产的,任何一方都有权决定,夫妻因日常生活需要对共同财产作出重要处理决定的,应当平等协商,达成一致。考虑到石某给谢某的赠与分为多笔,以不同的目的支付,需要根据每笔款项的具体金额、目的和使用情况,综合确定这些赠与是否违反了家庭代理权。

 

  在这种情况下,石某给谢某的钱主要分为两部分。第一段是在2017年5月4日,也就是在谢某生孩子之前,石某通过自己和案外人向谢某转账5.9万元。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共同财产,夫妻一方擅自将共同财产赠与他人,无权处分,赠与无效。因此,法院支持赵某珊要求谢某退还这部分款项。

                                   深圳坪山区婚姻律师解读丈夫婚内出轨有私子深圳坪山区婚姻律师解读丈夫婚内出轨有私子" src="/uploads/litimg/IMG_9303.jpg" title="深圳坪山区婚姻律师解读丈夫婚内出轨有私子" />

 

  抚养孩子的费用有必要部分返还

  法院认为,第二次转账是石某与谢某非婚生子后,石某通过自己和案外人向谢某转账289545.09元。这些钱每月多次支付,每次支付的金额不超过3万元,金额小且不同。法院认为,转账部分用于儿童生育支出是必要的,这也符合谢某主张的部分用于非婚生子的生育支出。如果这种消费要求谢某人返还,实际上会造成事实上的不公平。在一定程度上,它也会纵容石某在本案中的非法行为,这也不符合家庭代理权的规定。因此,法院综合考虑各方面,不支持赵某全额返还的诉讼请求。

 

  庭审中,孩子的保姆等证言可以证实,孩子出生后,石某向谢某转账的部分款项已用于孩子的抚养费用。法院根据谢某的经济条件、生活费用水平、城市经济生活水平等因素,酌情确定2017年5月4日后石某向谢某转账的289545.09元中的1.5万元已用于石某与谢某的共同生活及其非婚生子女抚养费用。赵某要求退还法院认定的部分以外的款项,法院不予支持。至于赵某主张谢某出售车辆所得的1.6万元,谢某辩称已用于购买涉案卡车,并同意协助转让给赵某。赵某未证明收入由谢某收入。法院接受了谢某的辩称意见,不支持赵某的诉讼。

 

  综上所述,法院判决被告石某对被告谢某的赠与部分无效。被告谢某自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返还原告赵某珊198545.09元(5.9万元+289545.09元-1.5万元)及利息,并协助原告赵某珊将小货车转让登记至其名下。
 

深圳坪山区婚姻律师讲述工资上交 深圳坪山区婚姻律师解析未婚生子
坪山婚姻律师告诉您证明婚内出轨
深圳坪山区婚姻律师解读丈夫婚内出轨有私子 http://www.huarongshenzhen.com/js/1377.html
以上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果发现有涉嫌抄袭的内容,请联系我们,并提交问题、链接及权属信息,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